上古 / 夏朝 / 商朝 / 周朝 / 春秋战国 / 秦朝 / 西汉 / 新朝 / 东汉 / 三国 / 西晋 / 东晋 / 南北朝 / 隋朝 / 唐朝 / 五代十国 / 辽朝 / 宋朝 / 西夏 / 金朝 / 元朝 / 明朝 / 清朝 / 民国 / 近代
    0

    为什么说郭圣通注定得不到刘秀的爱?她被废的原因是什么?

    2024.04.24 | 历史知识局 | 次围观

    郭圣通,东汉光武帝刘秀的第一任皇后,也是东汉王朝的第一位皇后及废后。接下来渊源历史小课堂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介绍,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。

    郭圣通,真定藁城人,古郭国的后裔,中山郡名门望族,郭圣通的母族是真定王室,她的母亲是真定恭王刘普之女,人称郭主。

    如此尊贵的身家背景,郭圣通的母亲却好礼节俭,有母仪之风,所以,我相信在这样的母亲教导下,郭圣通一定是个,非常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。

    郭圣通的悲剧,在于嫁给了一个心里住着别的女人的男人——刘秀。

    这是一场政治联姻,郭圣通的舅舅真定王刘杨,想要归降于刘秀,但是他又不想,白白的把自己手下大几十万的精兵,无条件给予刘秀。

    于是,提出要刘秀娶自己的外甥女为正妻。

    那个时候,刘秀刚娶了自己心中女神阴丽华为妻,对于这样的条件,他很纠结,但是,出于政治的考虑,他还是同意了。

    就这样,郭圣通成了刘秀的正妻,刘秀是个很厚道的人,即便娶郭圣通是情势所逼,但她还是对她很宠爱,这大概是郭圣通一生中最甜蜜的时光了吧。

    很快,她就生下来皇长子刘疆。建武元年,刘秀称帝登基,同时也接来了自己的原配妻子——阴丽华。

    一接进宫,他就封阴丽华为贵人,与郭圣通平起平坐。不仅如此,刘秀还想封阴丽华为皇后,却被阴丽华坚决的拒绝了。

    大约是看到了刘秀这种过河拆桥的样子,郭圣通的舅舅真定王坐不住了,自己先起兵造反,但刘秀早就是不是那时那个手无权势的软柿子了,真定王失败了。

    虽然造反失败了,但是刘秀并没有因此迁怒于郭圣通。反而在次年封了郭圣通为皇后,同时,她的儿子被封为了太子,她的弟弟郭况也受了不少的赏赐。

    郭圣通看似得到很多的尊宠,但其实,这这些虚无的东西,就是刘秀爱她的唯一方式了,刘秀爱她吗?从她孕育的子女来说,应该是有一点点情分吧。

    但是立完后之后,他好像完成了自己的责任。

    从此,他把更多的爱留给了阴丽华,他任何时候都把阴丽华带在身边,给予阴丽华的娘家也都是有实权的官职。

    即便如此,郭圣通与阴丽华,也一直相安无事,毕竟郭圣通家教良好,阴丽华也谦卑有加。

    可惜的是,刘秀的心一直偏向阴丽华,重点是,他一直没有放弃想要立她为后的心。

    他做的最过分事,是在阴丽华的母亲与弟弟被人刺杀后,为了安慰阴丽华,昭告了天下,各种的夸阴丽华,说她是最合适的皇后人选,还说出她让后的贤举。

    这是当着全国人民的面,让郭圣通颜面尽失呀,她多无辜呀,后位是你自己封的,她没争也没抢,但自己的老公却让她成为天大的笑话,面对老公如此偏心的爱,郭圣通忍不了。

    从此,她与阴丽华再也没办法维持表面的和平了。

    她知道,她与自己儿子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,但她又有什么办法,她的外戚没有阴丽华的显贵,恩宠也不如她,郭圣通开始焦灼起来,她只能把自己的郁闷发泄在宫女,子女身上。

    就这样过了八年,刘秀以“皇后怀执怨怼,数违教令……既无《关雎》之德,而有吕、霍之风”为由废除。

    这算什么理由,就是说她心怀怨恨,怕她像吕雉和霍成君一样,赶紧先废了。

    郭圣通被废,阴丽华顺理成章的成了皇后,刘秀终于达成自己多年来的心愿,立了自己的女神为后。

    大概连刘秀自己都觉得对郭圣通不厚道吧,废后后,他又封了郭圣通的次子刘辅为中山王,封郭圣通为中山王太后,更是将郭家的一众外戚都封了侯。要知道,这是郭圣通在位为皇后时都没有的恩宠呢。

    刘秀的种种行为,都足以证明,郭圣通的无辜,她做错了什么吗?嫁给刘秀,不是她的选择,莫名被废,也非她的过错。

    她只是一个无辜的第三者,一个刘秀与阴丽华之间的第三者,这样的身份注定了她得不到刘秀的爱。

    她是那样的无辜,一开始她是个政治工具,到最后她像个让人嫌弃的累赘,她是个活生生的人,只是想得到一些幸福,过分吗?

    虽然刘秀对她还算仁慈,她也算得以善终。

    但是做为一个女人,她是悲哀的,她为刘秀生了五个儿子,我想,她是爱刘秀的,只是,她出场太晚了,刘秀心中能给她的位置太少了。

    如果有来生,她一定想出生在普通的家庭,拥有一份平凡普通却完整的爱情。

    单字解释: 为 什 么 说 郭 圣 通 注 定 得 不 到 刘 秀 的 爱 ? 她 被 废 的 原 因 是 什 么 ?
    版权声明

   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历史迷立场。
    本文系作者授权历史迷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